真的要為這位仁兄起身掌聲鼓勵一番!充分表現出智、仁、勇的精神唷!

「小外甥在學校闖禍了」接到爸爸的電話。
「什麼事啊?」我問。
「聽說把小朋友打到流鼻血啦」
爸爸有些緊張,他要我立即前往學校了解情況並處理。
我一直很疼小外甥,他個性很憨厚,為何會出手打人呢?我實在搞不懂
於是立即放下手邊工作,逕往學校去..
進導師辦公室時,映入眼簾的是:
我的大姊一直彎腰卑恭的向對方家長道歉..
但是對方家長似乎完全不領情,脾氣火得像什麼似的.
對方家長還一直說要找警察來,一定要把小外甥關起來.
看看站在一旁的小外甥,他的臉色鐵青,一肚子火氣,
我知道他從小的脾氣就是拗,但是從來不和人惡搞的
他今天動手打人,我相信一定有他的原因…
我一進去導師室,什麼話都懶得說,直接抱起了小外甥,說:
『不要怕!舅舅來了!你什麼話都可以說』
這時小外甥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
『打人就不對了!說什麼說!還有臉哭?』對方家長劈頭就這樣堵我
我火氣也來了,決定嚇對方一下,開口就操台語開罵:
『幹!你是三小!沒看見恁倍在教厝裡的小孩講實話喔?』
『你不滿的話,去傳人過來』
『恁倍最看不起不懂事理就說:打人就不對ㄟ人』
對方先是愣住了!頓時聲音變得一片寧靜…
(看來,社會上多數還真的欺負善良的人)
打破沉寂,直接問老師發生事情的原委
沒想到老師也說不出所以然(這時候我的火氣真的來了)
於是我讓小外甥告訴大家為何他要打人
同時我要求被打的小朋友一起站在老師面前,要他們當面對質
『美術課,我在做我的勞作啊』
『他很沒禮貌,過來借我的東西都不說一下』
『但是我不想要借他啊』
『他每次向人家借東西都不還,也不會珍惜』
『今天他拿了我的萬能糊就跑!我就衝過去要拿回來』
『但是他都不還我,我也搶不回來』
『他突然把我的萬能糊往窗外丟,別的同學幫我撿起來』
『他還用很難聽的話一直罵我…』
『我叫他不要再亂罵,他就對我比中指,還向我吐口水…』指著自己的鞋子。
『所以我生氣就一拳打過去』
『他…流鼻血了…』
小外甥低著頭,很後悔的表情。
當小外甥敘述過程的同時,我一直盯著這個小朋友和家長,
不斷確認對方的反應,其實我完全相信小外甥不會亂說…
我回頭問挨打的小朋友:『那時候老師呢?』
「上廁所…」他小聲的說。
『他講的有沒有不對的呢?!』我接著問。
「我有跟他借啊!」他反駁。
『借個萬能糊也沒什麼啊…』對方家長從旁幫腔。
『但是他有答應要借你嗎?』我不讓他閃躲,他回答不上來…。
『小氣!借我們不就好了嗎?』對方家長這時理直氣壯的說。
我狠狠的瞪了對方家長一眼,這下真的是秀才遇到兵了…
知道不來些突然的手腕可能沒完沒了,立即轉頭告訴老師:
「既然家長這麼喜歡請警察來,
還是請你撥電話請東門派出所的員警先生來一趟好了!」
這句話一出來,全部的人都愣住了!(包括對方家長)
接著我緩緩的說:
『今天我們的小孩的確打人,犯了錯,實在傷害了同學!』
『我們願意就法律層面完全負責,包括醫療賠償!』
『但沒經過別人的同意,私下拿就是偷,公開強取就是搶!』
『畢竟起因是對方強奪我們的物品,我們絕對不會放過!』
『搶奪他人財物屬於公訴罪,屬於非告訴乃論,一經提告就無法撤銷』
『未來提告的話,那個部分請他們自己負責!我就此先聲明!』
知道自己語氣說得很緩,但是絕對有很強的殺傷力!
老師當然不願意打這通電話,立即出來緩頰…
但是我態度非常堅持,我說:
『既然你們讓我出來處理,對方家長也只認為是我們家的小孩很小氣,
似乎所有的錯都是我們造成的!我們何必再多有爭執呢?』
『讓這件事直接交給司法公正單位處理,對大家不是另一種學習嗎?』
頓時對方家長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,不能再多說什麼…!
趁著氣勢正強,我直接補了一句:
『還是不要麻煩警察先生來這兒好了,我們一起前往警察局,好嗎?』
我直接走向對方家長面前,正式的邀約…
半响,對方家長看著我說:『有這麼嚴重嗎?』
情勢演變讓我覺得對我方有利,但必須忍著些,我皺著眉頭說:
『我不知道!』
『因為是你們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嚴重啊』
『要找警察來,是你們先提出來的 』
『一定要關我們家的小孩,也是你們堅持的』
『換作是你,不嚴重嗎…?』
『只是我覺得來龍去脈既然我們都清楚了,我也認為必須採取行動啊』
『我不袒護自己的小孩,他有錯,就該承擔受罰』
『但起因是你們的小孩搶奪,我也必須讓我的小孩知道我行事公正』
『是非對錯我們何必再浪費彼此的時間,私下在這兒討論個沒完沒了呢?』
『讓法官和執法單位來教育我們的小孩,難道不好嗎?』

空氣又凝結了起來…
對方的媽媽突然問我:『你要告我們什麼?』
『搶劫或搶奪吧?!我再問一下律師會好一些 』我故意說嚴重些。
我看見他們已經在計算如果我這樣一告的話,他們會很麻煩…
頓時決定來個火上加油的手腕,
把胸前的錄音機(當時只有小型錄音機)拿出來,對他們說:
『從我進這個門,我們所有對話我都錄下音,需要時可提供法官參考』
我知道這個動作是很具有挑戰性的,
通常的人一旦面對麥克風或者錄音、錄影時,都會收斂許多…
他們立即壓低聲音討論起來,然後對我很防備…
趁著對方陷入抉擇與討論之際,我看著小外甥說:
『你覺得你自己有錯嗎?』
他點點頭。
『你覺得你應該怎麼辦呢?』我問他。
『道歉…』他小聲的說。
『但是不是做錯事情,靠著道歉都可以解決啊!你知道嗎?』我補充。
大姊在一旁著急,但是我請她把事情交給我,不要再表示任何意見…
『你們討論結果如何呢?我們可以一起去警察局了嗎?』
我再次邀約對方家長。
『有其他方式解決嗎?』這時對方爸爸口氣委婉許多。
『你說呢?我想聽聽你的意見!』我回答。
『你們的小孩向我們道歉!這件事就算了』
他似乎認為這是解決的方式,而且說得有些勉強…。
在一旁的老師似乎認為這很合理,還猛然點頭…
結果,我直接拒絕,說:
『不』
這個拒絕一出現,大家又都愣住了…
『為什麼?』對方家長認為我很無禮拒絕他們的善意。
我清了清喉嚨,說:
『該道歉的不應該只有我們家的小孩』
『起因是誰呢?你認為你們的小孩沒有錯嗎?』
『請不要告訴我:被打流血的人已經夠可憐了,所以可以免責』
『那麼你認為該如何?!』對方家長問。
我知道他是壓抑著火氣,也知道他有些小來頭…
『你們的小孩也必須道歉』我認真的說。
我看見他鐵綠著臉的表情實在很好玩,於是補充一句:
『還要正式寫和解書,請老師當第三公證人』
此話一出,相信大家都會認為我不通情理,其實這是為了避免未來產生麻煩。
事情的結局就是如我的要求:
一、這2個小孩彼此道歉,互相寫一份道歉卡給對方。
二、雙方家長簽立和解書,老師當公證人。
三、此間醫療費用憑收據由我方支付。(其實也不需要看醫生,所以免付)

後來回到大姐家時,我問她:『為什麼妳要道歉…?』
她說:『對方家長很兇,對方小孩也流鼻血…』
後來我們聊很多,我略作整理如下:(僅供大家參考)
一、『闖禍』有時是一種無價的學習
1.不要讓小孩子因此退縮了
2.即使在外頭打架,先問清楚原因(不要急著揍小孩,這也是一種教育)
3.有時候我還會告訴自己的小孩:『打得好』『我也一樣會忍不住去K 他』
4.但是事後等小孩心平氣和之後再引導:如果重來一次,有其他方式嗎?
5.不論如何,當家長的心情必須很平緩

二、即使小孩真的犯錯了,家長不必急著去道歉:
1.又不是家長犯錯,所以請家長不必『強出頭』吧
2.要道歉的是小孩子,所以小孩必須在過程中了解『錯在哪』
3.如果家長一直搶著道歉,就等於幫小孩子到處在「擦屁股」會養成小孩倚賴
4.『不積極作為』其實就是一種『作為』,但是家長必須耐住火候
5.引導小孩子從單一事件,了解到「如果再有近似的情況,該怎麼辦!」
6.讓小孩子自己知進退,這才是教育(壓抑不是唯一或者最棒的管教方式)

三、家長必須多為自己打氣與加油:
1.全家人的『健康』必須排在第一位
2.『成績』必須排在『品格』的後面(太多家長排錯了)
3.多找機會和小朋友聊天( 543的亂哈啦也很好)
4.不要讓自己當『一輩子』的家長 當小孩25歲之後,該當朋友比較好
5.不要把小孩子的問題『放大』但要將他們的好『放大』
6.常常給自己加油一番
7.『家』是最好的一個一個倚靠,向著家人要能夠敞開
8.好朋友之間也常常一起互相鼓舞
【補充】:「把談判朝向破局的方式來談,不失為一個好方向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aomibass 的頭像
zaomibass

毓想世界

zaomibas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